刘语熙,二胎之赌:局中人-w88优德官网

频道:w88优德手机版 日期: 浏览:282



绘图:penpshi


大米说|赢与输


大龄产妇的每次生育,都是一次对身心的折磨。

就像一次赌局,有赢有输。

但就像豆豆妈说的,有钱人吃鲍鱼海参,我们条件差一点是粗茶淡饭,可是那又怎样,鲍鱼海参和粗茶淡饭都是一餐饭,生活不就是这样吗,一餐又一餐,吃饱了,穿暖了,就过了。

生活,每个人都有他的百味。


二胎之赌 局中人

一荣妈

为了生二胎,我身上扎了几百针


失去第二个孩子后没多久我照镜子

无意中发现头发有一大片全白了

那一刻看着镜子里的自己,我在想

原来,一夜白发还真有这么一回事啊……

一荣因为不典型,三岁多才带去检查被诊断为阿斯伯格综合征,当时医生就劝我们多生一个,我也考虑了这个问题。但后来带孩子去机构,看见那些生了二胎的家长,或多或少都会偏袒那个健全的孩子,我担心要了老二后,自己也会不自觉就变成这样。我们还天真的觉得,等孩子长大了,就会正常起来,于是要二胎的想法就此被搁置。

一转眼,一荣现在已经十多岁了,在这十年间我们从没间断过训练,可是孩子的表现始终不尽人意,跟其他家长闲聊时,她们总说,就算你现在为孩子将来积累再多的财富,但以孩子的能力、智商,能不能保护好这些财产都是个问题,有什么用?

我听了后特别担心,这个问题就像石头一样压在心口,每想到孩子孤独无依靠的未来,就觉得喘不上气,很痛苦。我开始希望多一个孩子,不要求他承担起照顾哥哥的责任,起码能替我们不时去看着一荣,保证他有一个固定的住所,温饱就行。

✎✎✎


事实上,我的身体开始老了,决定要二胎时就已经37岁,我去医院查激素找中医开药调理,我尽量规律作息、调整心态、注重饮食,总之做了一切努力去备孕。

第一次怀孕,去医院检查,别的孕妇怀了孩子后激素都在往上涨,我不但没涨反而不断往下掉,医生不是很乐观,后来,这个孩子在毫无预兆的情况下流产了。

我很难过,难过到出门见到孕妇的时候,每多看一眼都会让这种难过翻倍,只想把脸别开,不能再看。

第二次怀孕,情况跟第一次差不多,到了孩子该长出胎心胎芽的时候我去检查,没有。因此当这个孩子再次流产的时候,我反而没有第一次那么大的反应,那种心情,难过也有,可更多的,也许是无所依靠的空荡荡吧。

失去第二个孩子后没多久我照镜子,无意中发现自己头发有一大片全白了了,那一刻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我在想,原来,一夜白发还真有这么一回事啊……

后来去做了全面检查,才知道是我免疫力方面有点问题,加上年龄也大了,所以不太容易怀孕。

我不甘心,并且下定了决心,无论如何一定要再生一个孩子。即使他会给我带来经济压力、精神压力各种压力,都没有我想要孩子的愿望那么迫切。

✎✎✎

当怀上第三个时,我心里非常不安,开始迷信起也许前两次是因为被人过早发现,因此这次除了老公不敢告诉任何人,别人问我,我就回没怀。

为了不让免疫系统紊乱,我在医生的建议下去打了一种针,这种针需要从别人的血液里提取细胞,老公血液里血脂含量过高不能用,于是我拜托了一个朋友提供的血液。

那时候每二十天,我就要去打针,每次打六针,非常痛,而朋友不管工作再忙,时间到了都会从异地赶过来抽血给我,说这是在陪我一起战斗。

针要连续打了四次,医生说,如果打完没效果,还要继续,如果有了效果,还要多打两次加强针。

与此同时,医生还给我开了另一种针药,每天自己在家打两次,打在肚子上,这种针打完后肝功能会紊乱,比正常值翻了几百倍,导致我整个人没有任何力气,前三个月基本是躺在床上度过的。三个月后针水减为一天一次,再慢慢减掉,身体才能逐渐恢复。


那段时间原本在外地上班,两天回一次家的老公每天都会回来买菜做饭,带孩子做功课,接送孩子上下学。而我则倍受各种针剂带来的身心折磨,还要担心孩子是否能不能保住,可我一直咬牙坚信,只要熬过这三个月,留住孩子的希望就会越来越大。

在最困难痛苦无助的时候,当我想到自己肚子里这个新生命,再看着自闭的儿子时,心里就会重新有了希望和坚持的勇气。

以前我看着一荣,想到的是对他前景的绝望,怀上二胎后这种绝望变成了每天都在期待,期待着赶紧满三个月吧,过后我的孩子就安全了。

三个月的危险期终于熬过去,孩子在我的身体里逐步稳定,整个怀孕期间,我几乎都是在打各种针里度过,身上被戳了几百针,有一些针非常疼,而有一种蛋白针每次一打就是十瓶,打完要花几万块,可是我一点都不抱怨,如果这样能把我的孩子留住,付出再多都值得。

✎✎✎


过完十一月,十二月就是我的预产期了,肚子里的孩子情况基本已稳定,有时我还会自己开车去接一荣放学,也会重新回到家长群里冒个泡。

仅管目前,我的身体有些指标还是不合格,而且由于打了那些针,生孩子时会有大出血的风险,属于特殊人群,有些医院不愿意接收。可是,无论是高龄生二胎,打的那些针,吃的那些苦,也许身体会因此变差,也许会留下后遗症,甚至也许我会在生产时大出血失去生命……

但我从来没后悔过自己的选择。我只后悔当初没听医生的话,早点生一个,陪着哥哥一起成长。

因为你知道吗,自从我怀孕后,一荣突然间变得更懂事了,对妈妈突然有了更多关心,有时候他会说,妈妈有小宝宝了,不要让妈妈生气;如果我坐着,他就会突然跑过来帮我按摩、敲背、端水……这些,都是以前没有过的情况,简直要幸福死了。

如果将来条件允许,我甚至还想再多生两个。我们一家人,陪着哥哥,陪着对方,成为这个广阔世界里,对彼此生命的一点温暖慰籍。


豆豆妈

我有两个自闭的孩子


我的第二个孩子也是自闭

如果豆豆爸也来苛责我

那他将会成为压垮我的最后一根稻草

豆豆小时候,眼睛大大的,皮肤白里透红,有一点婴儿肥,见到他的人都说,从没见过这么漂亮的孩子,然而1岁半之后,豆豆的语言、各方面能力开始退化,也不跟其他小朋友玩了,喜欢玩开关门,被诊断为自闭症。

对于二胎我没有想太多,豆弟是意外怀上的,因为豆奶奶一直想要两个孙子,加上豆豆已经是这样的情况,她坚持要我生了下来,等豆弟刚断奶,我就带着豆豆去往外地,开始了背井离乡的机构训练之路。

这段时期,我有过一次宫外孕,那天半夜我突然出血,家里就只有我和熟睡的豆豆,我整个人痛到没办法说话,强忍着撑着去到医院,几乎是爬着进的诊室,要进急救手术室了,没人过来签字,可我当时已经完全不担心有自己有命没命,满脑子只有自己要是就这么死了孩子怎么办?他会不会半夜爬起来找妈妈?

✎✎✎

幸好,当地的姐姐姐夫赶了过来,姐夫帮我签字,姐姐去家里帮我看着豆豆。上了手术台,医生切开腹部一看说,输卵管已经破开,差一点,差一点你就没命了。

从那次起我就觉得,自己也算是从鬼门关走了一遭的人,反正都死过一次了,还有什么大不了的。我总会暗自庆幸,豆豆虽然没办法独立,可能需要我要养他一辈子,但是没事,我还有老二,我还有希望,能看着一个孩子长大成人,结婚生子,过上正常人的生活,我还能当婆婆喝一杯儿子的媳妇茶。

然而我永远都会记得那是在四月的一个晚上,当时我正在租的小房子里哄豆豆睡觉,接到了豆奶奶的电话,她在那头支支吾吾地说,豆弟也是自闭症,今天去看了。


挂了电话我只感觉到晴天霹雳,天塌了,我的人生完了,可能一辈子没有办法摆脱自闭症,我将再也不是一个普通的妈妈,我的大脑里一片空白。

豆奶奶带着豆弟,过来找我们一起接受训练。那段时间,我每天六点半起床买菜做早餐,然后带着两个孩子去机构训练,十二点下课了回家做饭,打理两个孩子吃完饭哄睡了,才能自己吃几口,收拾完马上,又是两点半,得带孩子去机构了,晚上继续如此,每天都没有时间休息。

同时,豆奶奶也几乎每天都在找我的茬,当初结婚,豆奶奶嫌弃我是农村出身,认为我跟豆爸门不当户不对,结了婚两个孙子又是这种情况,她骂我,责怪我,认为如果豆爸不娶我,生活就不会是这样,总之,我就是这一切的罪魁祸首。

我一边承受着她施加的压力,另一边是两个孩子的高强度训练,那段时间对我来说,用人间地狱来形容,也不过如此。

你以为我没想过逃吗?想过,但我还是坚持了下来,因为我知道自己还有身为一个母亲的责任,我要尽己所能去帮孩子康复。

豆弟的程度比豆豆好,才在机构训练了两个月语言就变得丰富了,社交、情感、眼神互动他都还不错,我总想着,也许豆弟未来能康复到接近普通人的生活?

或许他能找一个清洁工之类的工作养活自己,这样就够了,仅为了这样,我就一定要努力去做好,不能让将来的自己后悔。

✎✎✎


每当豆奶奶苛责我,豆爸从不应声,在我歇斯底里地时候,他只会安抚我,豆爸就是这样把豆奶奶和外界施加给我的压力稻草,一根一根拿掉。可以说,但凡豆爸像他妈妈那样把压力全部加在我身上一次,一定会成为压垮我的最后一根稻草。

有时候我会问豆爸,你有没有后悔过娶我?

豆爸说,没有,你是我的选择。

我还会问他,你有没有后悔过要这两个孩子。

豆爸说,怎么会,无论什么情况,他们都是我们的孩子。即使,他们都是特别的孩子。

现在豆爸每天下班回来,都会亲昵地抱着两个孩子叫大宝宝和小宝宝,孩子似乎不再是负担,转成了我们为生活奋斗的动力。

✎✎✎


只是抚养两个两个自闭症的孩子,光机构的训练费都是一笔不小的开支,我们也开始承受起以前没有的经济压力,现在两位老人年纪大了,豆爷爷还生过一次大病,我们不能再跟他们寻求经济资助。经过商量,豆奶奶决定从老家过来帮忙看着孩子,这样我就可以出去找工作贴补家用了。


如今一有时间,我就会跟圈内的家长们出去逛街,唱歌,虽然自己五音不全;也会参加机构的社工活动,尽量不让自己闲下来,人要过日子,就要学会给自己减压。

也许,第二个孩子的到来让我失去了更多的生活,给了我更大的压力,想想这些年也经历地艰难困苦,我却从没后悔过。

就像有个家长跟我说,有钱人吃鲍鱼海参,我们条件差一点是粗茶淡饭,可是那又怎样,鲍鱼海参和粗茶淡饭都是一餐饭,生活不就是这样吗,一餐又一餐,吃饱了,穿暖了,就过了。

我觉得她说得很对。



乐乐妈

老二是上天给我的另一把钥匙


NT老二让我作为妈妈重新成长了一次

原来幼儿园是这样上的

原来小孩间可以有这样的活动

原来家长间可以有这样的互动

原来,原来,太多的原来……

乐乐是一个重度的孩子,七八岁了,也干预了好几年,但现在跟我们的互动依然很差,不会主动叫爸爸妈妈,不会对我们表示出任何关心的情绪,老公虽然不说,但我能感觉到他心底的压抑、痛苦和失落,只有看着他的时候,我才会想要一个正常孩子,希望这个孩子能带给他快乐。

有天夜里,我梦见自己死了,丢下乐乐在这个世界孤苦无依,我从梦里哭着醒来,醒后依然大哭不已。那种心痛和无助,没做过自闭症孩子父母的人,永远不会明白。

但是我不敢要,自闭症,我真的怕了,我怕老二也是一个自闭症,我怕自己和家人承受不了这种打击。

✎✎✎


我们小区康复站站的站长,是一个残疾人,我和他关系不错,他也一直在鼓励我生二胎,他说,你也三十七八,年龄不小了,如果怕这怕那,就什么事都做不了。他还跟我说,小区里一个妈妈直到快五十岁,花了很大的力气和钱,找人代孕生了个孩子,现在小孩四五岁,听说家里人要把有问题的姐姐送走,拦着说我以后会帮忙照顾姐姐的,不要送走姐姐。

想到一个小小孩说出这句话的样子,我被感动得差点泪奔了,于是决定放手一搏再生个孩子,其实我不指望生他来照顾老大,只想体验一次作为正常孩子父母的那种幸福和满足。

跟所有高龄妇女一样,怀孕过程历经波折,还有过一次大出血的惊险,可是那时候的我,对肚子里的生命满怀期待——当你感觉到一个小小的种子正在身体里发芽,生长的时候,就会不自觉忘却瞻前顾后的疑虑,体会新生命带给自己的喜悦。

真像康复站站长说的那样,如果怕这怕那,就什么事都做不了。

✎✎✎


我和乐乐爸爸没去做性别检查,幻想着能生一个女孩,还想着要怎么给她取名,想象着她小小的柔软的样子,给她穿着小裙子,带她去公园里晒太阳,希望她是一个坚强活泼的孩子。

孩子出生那天,医生告诉我,是个男孩。我“啊?”了一声,但接下来护士把他报到我身边,我看着他皱巴巴的,扭动着哭泣的样子,他那么小,看起来那么需要被人保护,我在产床上瞬间泪崩,哭得不成人样。后来听护士说,我老公也在外面哭得稀里哗啦。

男孩子就男孩子吧,我们叫他小宝。

小宝在慢慢成长,这时候我才担心起他的情况,开始忐忑地观察他跟人互动、眼神、发育的表现,尤其在1岁、1岁半的时候。看着小宝稳定地生长,跟我们互动,心里总算慢慢松了口气。


现在小宝三岁了,已经会说很多话,每天叽叽喳喳的,像一只小麻雀,当我老公下班回来,他会欢快地跑去门口迎接,还要给爸爸拿拖鞋,嘴里脆生生地叫着爸爸爸爸,我老公去上班了,他会撒娇让爸爸亲一亲再走。

带小宝去爷爷奶奶家,看着因为自己想玩水而假装给爷爷奶奶倒水喝的小心机,大家都被逗得哈哈大笑。

我感觉到老公心底深处的那层阴霾,正在逐渐消散。

而我呢,依然是一个全职妈妈,以前因为乐乐的原因,完全没法跟普通家长交流,因为没聊两句,他们就会说,自闭症?平时多跟孩子玩应该就能治好吧?等等诸如此类让你完全觉得没办法解释的问题,我所交往的都是圈内妈妈,平时也只是去机构,见到其他妈妈和孩子,生活里真的只有自闭症,自闭症,灰色的自闭症。

✎✎✎


但是有了小宝后,在小区里认识了孩子跟小宝年龄差不多大的妈妈,小宝活泼可爱,很招人喜欢,其他妈妈们会亲昵地叫他小虎,说,小虎,过来玩~

我们互相聊孩子在家里说的童言稚语,聊着家常的生活,逗一逗对方的孩子,我突然感觉到,原来家长之间还能有这样的话题,能有这样的互动。

小宝大一些后送他去幼儿园,站在幼儿园里,看着他跟其他小朋友之间玩耍,我又一次感觉到,原来幼儿园也可以这样上啊,原来小孩之间还可以有这样的互动。

原来,原来,太多的原来……我不再只是乐乐妈妈,我现在还是小宝妈妈!

身边认识的人,都说有了老二后,我和我老公变得开朗了很多,是啊,小宝不仅带给了我们重新做父母的体验,也让我们更加有力量去帮老大做康复训练,他就像上天给了我一把新的钥匙,带着我打开另一个世界的大门,让我重新学会了做妈妈的过程。

而我也因此,变得更有力量了,我知道每一个孩子都有他自己的形态和生长方式,无论是乐乐,还是小宝,我都将会永远珍惜。

- END -

微信号:大米和小米

微信ID:damihexiaomi2015


“大米和小米”起源于原南方都市报首席记者姜英爽(大米)于2014年创办的自媒体平台,专注于自闭症及发育障碍(ASD)领域的科学知识、方法论等传播。

经数年发展,已成长为融自媒体平台、线下干预训练中心、学前融合教育支持服务、家长线上支持课程平台等为一体的综合性ASD儿童支持服务实体。目前,“大米和小米”已先后在深圳、上海、广州、北京等一线城市,开设了四家儿童成长中心和两家融合幼儿园,更多社区店也在筹备中。

儿童干预中心咨询电话微信

深圳 13682646196 / 18938044894

上海 18516618207 / 18521556705

广州 18620202651 / 18620202671

北京 18910241617 / 18910245767

学前融合教育支持服务咨询电话

13544125124

热门
最新
推荐
标签